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 >
梨子的滋味
作者:管理员 日期:2017-11-17 15:54:30
    自打老家的房子拆了,因故不能再建,与家人散居各地,匆匆已年半。每每回老家,看到门前的花树,妍艳依然,而断垣荒草,寂寥落寞,心未免戚戚焉。“一树梨花一溪月,不知今夜属何人?”且借这首唐代无名氏的诗句,聊以遣怀吧。

    八月末的一个向晚,脚步不自觉地又向老家去了,照例到一个童年的玩伴家里小坐。他刚买回几斤才上市的梨子,坚持要我尝尝鲜,并说这是旧口梨呢。 旧口,我知道的,就是百里开外钟祥市的一个镇,出产的梨子名叫“旧口砂梨”,据说还获得了中国农产品地理标志产品认证。我拿了一个在手上把玩,圆圆的,青皮儿泛黄,布满微小的麻点,前端“腋窝”处呈微微的凸起,看起来与我们本地产的“麻梨子”并无二样。等到削开白亮亮的果瓤,一缕梨子特有的甜香袅袅袭来,一口咬下去,甜蜜多汁,芳香盈口,正如陕北的孩子初尝梨子时所形容的那样——“一口一汪水”,绝对形象!

   旧口砂梨,果然名不虚传。想起了毛主席说过的一句话:“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,就要亲口尝一尝。”这话虽然是表达一种哲理,但用在我们吃旧口梨子,也还是很实用的。

   梨子在我的童年就进入了记忆,在这一点上,我比陕北少年要庆幸得多。曾读到一篇文章,陕北不产梨,说那里的孩子到了学堂还不识梨,一个母亲为了让孩子吃到梨,很费了一番周折,以后孩子长大,反哺母亲时,让母亲吃梨以及各种特产食物,直到母亲离开人间。这实在是一个感人的故事。我们江汉平原产梨,小时候,我们上学的路上就有一片梨园,每到八九月间,梨树上就结满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“麻梨子”,象灯笼一样地挂着,馋得我们直流口水。有时我们免不了乘着雨幕或夜色,偷偷摸到梨树园里,美美地吃上一顿。长大以后,才知道梨的学问还有许多。 时光如白驹过隙,故乡的风物正在化为记忆。“杨柳梨花迎客处,至今时梦到城南。”这不,今天回了一趟城南老家,访问童年的玩伴,他慷慨呈上新鲜的梨子让我品尝,甜甜的,有一袭袅袅的幽香,感觉这梨子的滋味,就是家乡的味道,她包容了家乡的风物人情,深情款款,直达心灵。
Copyright (C)1996- 2015版权所有 欧阳农业集团公司·广安蜜梨
 蜀ICP备13023427号 成都网络公司